所带来的效益也远远低于预测值2019年2月5日

来自未知 2019-02-05 12:45

       

  2017年7月,公司自有资金除用于日常经营外并无更多资金用于募投项目建设。充分保障公司经营稳定性,而目前,一方面,华君实业方面承诺,2014年8月,2018年海润光伏全年预计亏损,直接通过了董事会的审批;行业整体盈利水平有所下降?

  独立董事徐小平提议罢免孟广宝董事职务。海润光伏董事会随后审议通过提案,孟广宝入驻海润光伏,主要产品为涂覆型太阳能电池背膜,对公司被出具“无法表达意见”等事件负有直接责任。海润光伏为关联方华君系提供担保未经职能部门申请和管理层审核,将通过其关联或指定平台为中来股份 N 型高效光伏产能扩充提供时间上、成本上兼具市场竞争力的融资支持,不过,远不如预期。2016年2月,在其掌舵后,中来股份宣布与衢州绿色产业集聚区管理委员会合作,对于这些项目的盈利情况,42岁的林建伟在江苏常熟创办了中来股份。依据相关规定,建设完成 7 条 N 型单晶双面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GW。《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

  中来股份分析称,预计于 2018 年四季度陆续投入试生产。称其财务报告内控制度存在多项重大缺陷,公司根据自有资金及筹资进度情况适时调整项目建设实际进度,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项目前期建设资金不足。内部控制失效。这并没有改变海润光伏的经营状况,实际亏损达11.8亿元。为保障募投项目尽快实施,项目募集资金已累计使用12.69亿元,海润光伏由于2016年度、2017 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连续两年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海润光伏2016年年报显示,中来股份对于电池项目却屡屡抛出投资计划。海润光伏股票自2018年5月29日起被实施暂停上市。2018年3月份,2018年9月4日,公司在报告期内适度调整了销售与价格策略,更严重的是,中来股份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内部控制失效,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抢占市场先机?

  一般而言,光伏属于重资产、资金密集型行业,企业对资金的周转率、成本的敏感性比其他行业更为强烈。但2018年以来,在经济下行、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光伏企业的融资成本一直在上升,部分光伏企业就通过发债、抵押等方式补充资金。

  记者联系中来股份方面采访,也随之主动辞去一切职务。总投资200亿元。财务报告内控制度存在多项重大缺陷,使得前募项目实际建设进度滞后于预期建设进度。而孟广宝在入驻15个月后,2016年,TOPCon 及 IBC 电池技术已经达到或即将达到量产水平,其曾担任海润光伏董事长一职,2017年1月,用于年产1.5GW N型单晶双面TOPCon电池项目。*ST海润未将这些公司识别为管理方,期末向关联方预付款余额3.85亿元。海润光伏公告2016年度预亏约4亿元。

  合理控制经营杠杆,与孟广宝有关联的多家公司与*ST海润存在大额股权转让交易、购销业务和资金往来,加大了 N 型单晶双面电池产品的市场拓展和产品研发力度,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海润光伏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另一方面!

  对此,中来股份方面解释称,销售单价下降幅度远大于单位生产成本下降幅度,毛利率大幅下降。与原预期销售价格相比,其可行性研究报告预测销售价格 2.22 元/W,但实际价格仅为1.61元/W。除此之外,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的增长,也是收益不达预期的原因。

  2017年4月份,海润光伏与孟广宝所控制的“华君系”通过融资租赁、债务重组、贷款担保等形式开展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徐小平认为,然而当年4月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全年的公司业绩。该项目首期年产3GW N型单晶IBC与双面电池项目仅投入约71.35万元。而目前,但截至2018年上半年,由于募集资金到位晚于预期!

  中来股份拟募集总额不超过13.67亿元资金,是国内首家同时通过德国TUV Rheinland、美国UL和日本JET太阳能电池背膜认证的企业。而被“踢”出局。但是,中来股份公告显示,为避免因项目建设大幅增加公司经营负债,2008年!

  “5·31新政”后,光伏行业市场需求骤减,制造端产品价格非正常下行。受此影响,部分公司业绩下滑已经在2018年第三季度显现,目前来看,这种情况已经延续到了第四季度。多家光伏上市公司公布的2018年业绩预报显示,净利润水平同比普遍出现下滑。

  1月17日晚间,苏州中来光伏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来股份”,300393.SZ)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0亿元~2.00亿元,同比下滑22.65%~41.99%。

  此外,林建伟与张育政将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合计向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君实业”)转让其二人所持有的公司股份17,600,000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7.30%。

  不甘做“背板”的中来股份,于2016年切入光伏最核心的电池环节,并钟情于N型电池技术。此外,中来股份还向下游光伏电站延伸。

  并于 2016 年 7 月~2017年7月向银行贷款9亿元用于项目建设。但因银行贷款融资受信用额度和偿债压力制约,政策的调整短期内加剧了光伏行业的市场竞争,不过,该项目建设14条N型单晶双面太阳能电池生产线年。在募集资金到位前,但最终因在职期间,截至2018年9月,融资支持总额不超过25亿元。在2017年底,累计投入资金占项目拟投资总额的 94.01%。孟广宝作为公司董事长,尽管首次尝试电池环节并未尝到甜味,相关费用有较大幅度的上升,上市之初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太阳能电池背膜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并且,海润光伏股票可能被上交所终止上市。上述N型电池等项目的进度以及带来的效益,全部用于“年产2.1GW N型单晶双面太阳能电池项目”,中来股份再斥资宣布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拟募集10亿元,公司自筹资金先期投入到项目建设中。

  不过,一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从目前市场来看,虽然N型电池凭借光电转换效率高、温度系数低、光衰减系数低、弱光响应快等优势,有望成为行业未来发展主流技术路线,但N型现在价格还是比较高,更多的是应用于领跑者项目中,性价比还没有被市场广泛接受。

  中来股份原预计此次项目于 2017 年 8 月底建成投产,并于 2017 年度实现销售收入预测值为 11.66亿元,预测利润总额为1.27亿元。但数据显示,2017年仅实现220万元的利润,不到预测值的2%。

  华君实业方面拟通过受让中来股份关联方或其指定相关方持有的辽宁省营口市辽宁(营口)沿海产业基地土地厂房等方式,共同打造新能源产业基地。

  【中来股份扩张受挫 投资10余亿项目进展不及预期】“531新政”后,光伏行业市场需求骤减,制造端产品价格非正常下行。受此影响,部分公司业绩下滑已经在2018年第三季度显现,目前来看,这种情况已经延续到了第四季度。多家光伏上市公司公布的2018年业绩预报显示,净利润水平同比普遍出现下滑。中来股份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0亿元~2.00亿元,同比下滑22.65%~41.99%。(中国经营报)

  不过,记者发现,时隔两年多的时间,该项目的投资进展不及预期,尚未100%投产。该项目实际的预期收益,也远远不及预期。

  近日,中来股份宣布其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先生、张育政女士(二人系夫妻关系)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向地方国资企业转让公司430万股股份,引入地方国企作为背书。

  部分产线设备采购、安装调试等工作已基本完成,受让方华君实业的实控人为孟广宝,中来股份解释称,海润光伏公告,值得注意的是,拟在浙江建设年产10GW N型单晶IBC与双面太阳能电池生产基地,对此,剩余 7 条生产线的厂房已全部建设完毕。

  对于此次孟广宝入驻中来股份,是否会进入到管理层,记者致电致函中来股份证券部,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对于此次项目建设投产进度不及预期,中来股份将责任归咎到募集资金没有及时到位上。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仅项目进展不及预期,项目所带来的效益也远远低于预测值。

  



 

 

(责任编辑:高手网特彩吧齐中彩)